其它︱校園霸凌何時了?防制政策須全面檢討!

05/02/2019

2018年7月,一名新生醫專17歲的孟姓學生選擇跳樓結束生命,在這之前,他已經多次嘗試輕生。深深刻在他花樣年華上的,就是同儕、導師共同造成的校園霸凌。校方拒絕承認的態度、教育主管機關的不作為,更延伸了父母的傷痛,至今他們還得不到校方一個道歉,他們也只要一個道歉。
 
去年7月,我們開始協助家屬,也敦促教育部成立聯合訪視小組調查,釐清整起事件,就是由「同學集體霸凌」、「導師管教不當」、「輔導系統失靈」、「校方隱匿情事」,一連串的事件共同造成。
 
🗓 2017年10月,孟生被同班同學指控位置髒臭長蟲,導師非但沒有制止,還安排孟生去坐「特別座」,對孟生心理造成傷害。
 
🗓 2017年11月,孟生告訴輔導室自己遭集體霸凌、老師管教不當的事情,校方卻沒有做霸凌通報。
 
🗓 2017年12月,學校心理諮商中心三次聯絡孟生未果,就逕自以「無立即危險」結案。
 
🗓 2017年12月到2018年5月之間,孟生正常出門,但堂間大量且高頻率缺曠,由導師代簽假單,學校卻從未通知家長。此時,孟生持續受到各式各管道的言語霸凌,包含Dcard上的網路留言攻擊。
 
🗓 2018年5月,孟生狀況惡化,輔導重啟,但內容外流成為同學間霸凌新素材。
 
🗓 2018年6月,孟生在學校嘗試輕生,校方仍然未作校安通報。
 
🗓 2018年7月16日,孟生跳樓自殺身亡。
 
一條生命離開,還有多少孩子在承受霸凌?這只是個案嗎?霸凌防制從2006年推動至今,不用全面檢討?多年來第一線經驗,在在顯示教育主管機關缺乏對應作為、制度有所缺漏,事件發生後都是留給校方跟老師自己去想辦法,就算通報了、調查了,「然後呢?老師可以怎麼做?」
 
正視制度的改革,我們提出以下訴求:
 
1⃣ 新生醫專校方向學生家屬道歉。

2⃣ 教育部全面檢討霸凌防制政策成效。

3⃣ 主管機關接獲通報、調查報告完成時,必須有對應作為,不是留給校方自己想辦法。

4⃣ 霸凌調查小組須有一定比例外部成員。

5⃣ 研議《霸凌防制準則》提升為法律位階,也納入「師對生」霸凌的情況。
 
修補個別事件顯現的缺漏、協助加害者面對錯誤、幫助受害者走出陰霾,否則我們的修復式正義,永遠都是奢談。
 

記者會影片:http://bit.ly/2Lrbk7x

 

Please reload

最新貼文
Please reload

文章類別
Please reload

日期分類
Please reload

  • Facebook Social Icon
  • YouTube Social  Icon